张 月 潭 传 略

张月潭(1896—1979),原名全俊,号季贤,六安县独山区石婆店人。性耿介,不随流俗。幼读私塾,1919年秋考入六安“三农”(省立第三甲种农业学校)。率先参加“驱骆”、“刷新地方教育”、“反贿选”以及支援“六二”惨案等一系列反帝反封建军阀的社会运动。“三农”毕业后,考入西安国立西北大学。入学一年半,因参加反军阀割据斗争,被开除学籍,遂愤然东渡。先在东京日华学会补习半年日语,后考入东京高等工业学校(东京工业大学),被补录为庚子赔款公费留学生。在东京加入反日大同盟,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抗议日本政府无理遣返我国留学生,三次被捕。东京工大毕业时,毅然拒绝参加历届留日毕业生例行的“谢恩会”。
    1930年春,学成归国,走“教育救国”之路。先后应聘为安大化学讲师,芜湖女中、庐州中学、凤阳师范等校教务主任、事务主任兼化学教员等职。1941年,出任省立第一临时中学校长。一临中地处抗战期间安徽临时省会立煌境内,当时师生千余,大多数来自沦陷区,成分复杂,良莠不齐。少数纨裤子弟不仅不事学业,而且身带武器,寻衅闹事。校长鉴此,即着手整顿校风,严肃校纪,但遭到军事教官谭某、三青团负责人薛某等敌视。他们一面匿名向省府控告,一面煽动学生闹事者挟带凶器,包围校长室。事前教师得此讯者私告校长,劝其暂避,免遭意外,而校长坚定地说“校长室是我岗位。为保护绝大多数好学生利益,我誓死坚守阵地!”遂于闹事当晚,只身巡视宿舍,以观动态。终将为首闹事者8人开除,并将幕后策划者薛某等调走,风波平息,为抗日报国而奋发学习的琅琅书声,重又响彻山区。
    1944年,应地方人士之请,出任六安县中校长。首先对徇私舞弊而超过定额的班级进行生员甄汰,以严肃校纪。旋即拟定各项章则,以按章治校。在教学上,注重实践,注重平时考查,如口头答问,演习练习,实验实习,读书报告,调查采集等。在对学生德才培养上,提出“建”、“智”、“能”、“贤”四要。以“贤”为首要,即要求学生养成公平、廉洁、诚实、勇敢、合群、节俭、劳动、负责等爱国爱民的良好品质。为此,校长以身作则,正气浩然。1946年,国民党六安县长陈汉流亲自介绍一名乡长来县中插读高三,校长以“不符合学籍管理规定”拒绝之。由此,陈更多方掣肘,而校长终“威武不能屈”,遂愤然辞职,就省立六安中学任化学教员。临行前,高三学生为之饯行,校长慷慨陈词:“行将告别,但此并非‘西出阳关’,还可常常和大家见面。我张月潭不能改变今天这个社会,但决不为这个社会所改变!”语话铿锵,满座肃然。1948年,参与筹备成立“皖西行署文教委员会”,规划六安解放后的文教事业。1949年2月,六安全境解放,六安县中与六安省中合并成立皖西公立六安中学,出任校长。时值开国之初,校长一面根据党的政策做好师生思想政治工作,一面在工作上除旧创新。除中学常规班外,还附设师范、农林、税务等短训班,以应革命形势发展之急需,工作卓有成效。
    1952年秋,调任省工业厅副厅长,兼任省人委委员、省政协委员。1959年“反右倾”时,受屈蒙冤,调至化工研究院,从事日文资料翻译和日语教学,真是“历尽艰难曾不悔,只是许身孺子牛”。“文化大革命”中,复身罹其难。1979年4月,中共安徽省委为其平反昭雪,恢复原行政13级的工资待遇。老校长时已84岁,闻此涕零,回首平生,心潮起伏,乃遗绝句三首,溘然长逝。遗诗云:

其一
天际寒云一扫无,春风送暖入吾庐
廿年最感伤怀处,掏尽红心总不如。
其二
廿载风云变化多,峥嵘岁月叹空过。
应为四化冲锋去,步履蹒跚奈老何?
其三
年登八四老衰翁,报国情殷力已穷。
策励儿孙多自勉,辛勤切莫坠家风。

 

【字体: 】【打印文章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