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 季 讷 传 略

吴季讷( —1966),原名吴志锐,江苏睢宁县人。早年在徐州中学读书,聆听青年运动的著名革命家萧楚女演讲“国将不国,何以家为?为拯救中国,必须推翻帝国主义和军阀的黑暗统治”心甚向往之。后来在睢宁师范读书,是学生会领导人之一。当时国民党睢宁县长蒋士峻鱼肉百姓,劣迹昭著,调走之际,土豪劣绅设宴为之饯行,学生闻讯愤怒,不约而同聚集县府门口,以示抗议。蒋带着卫兵和保镖趾高气扬走出来,想吓唬学生,不料季讷等人蹿上去就打,给他一个“下马威”,蒋只得溜之大吉。睢宁师范毕业,留校当庶务员。
    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任中共睢宁县委委员,负责农民运动,发动农民抗租。1929年,抗租运动取得重大胜利,遂遭国民党反动派通缉,奉调到泗县任县委组织部长,暂时隐蔽。不久组织发动泗县第一次农民暴动,使苏北农民运动蓬勃发展。1931年调任肖县县委委员,在津浦铁路沿线从事工人运动。
1938年春,任睢宁县抗日动员委员会负责人兼第五战区游击司令部独立大队长。不久,徐州失守,日寇对徐州外围邳县、睢宁、灵壁等县进行残酷“扫荡”,季讷领导千余人的独立大队开展艰苦卓绝的反“扫荡”。在外无援兵、内无粮草的困境中,经过一年多的几十次血战,终因敌强我弱,不得不转入洪泽湖隐伏于芦苇荡。开始,白天隐蔽,夜晚还可上岸补充粮草弹药,后来被汉奸发觉,日寇便在岸上设岗放哨,扬言要把独立大队困死在洪泽湖中。独立大队被迫整天泡在水里,粮尽了,只好吃芦根,吃水草,后来甚至生吞鱼虾;身体被水泡肿了,皮肤变成黑色,甚至糜烂。春夏尚可坚持,到了秋冬,不仅难耐寒冷,且芦苇枯死,也无法隐蔽了。至1939年元月,独立大队仅剩百余人。为保存实力,一天深夜,乘敌不备,季讷率部突围上岸,沿陇海铁路线找到党组织,独立大队被编入中国抗日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季讷被任命为睢宁独立营营长。在邳、睢、灵一带,一面与日寇作战,一面扩充队伍到三百余人。后来独立营被编为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第一梯队,季讷被任命为独立团团长,继续在地方上组织抗日武装。后又被任命为苏皖纵队第六大队长兼苏皖八路军后方办事处主任,第六大队不久被编为皖苏北抗日支队。1940年春,季讷奉命到山东抗日大学学习。1941年秋结业后,又回到皖苏北,在为抗日前线不断输送兵员上,季讷作出巨大贡献。
    日本投降后,1945年冬,奉中共华中局联络部部长杨帆委派,到郑州国民党第四手机认证送免费彩金军联系工作,拟通过与该军副官长张清波的同乡关系,在国统区长期隐蔽下来,以探听蒋介石的政治军事动向。季讷经张清波介绍代表皖苏北八路军与国民党第四手机认证送免费彩金军司令长官李兴中见面。李当场答应彼此互不侵犯,同意我方派员到该军工作。季讷在该军工作一年左右,向我淮阴指挥部和陇海军区提供了国民党军的一些机要情报。此后又受杨帆委派到西安搜集敌军情报。有一次被军统特务觉察、跟踪,无可奈何,星夜乘火车逃走,敌特又到车上严密搜查,遂急中生智,混在旅客中下车,躲到车肚里。手抓车肚铁轴,脚蹬车肚梁架,背向铁轨,忍着巨痛,坚持到了徐州。棉衣被铁轨磨破,脊背也被磨烂,血与汗混和,肉与衣粘贴,其刚强坚毅,直可惊天地而泣鬼神。
    1948年冬淮海战役胜利后,全国行将解放,需用人材,成当务之急。党为培养大批南下干部,1948年11月将原雪枫公学改为雪枫中学,调季讷任校长。1949年6月,该校一千三百多名学生结业分配工作后,调任怀远中学校长。
    1952年春至1958年秋,奉调任六安中学校长。其严肃认真之工作精神,朴实无华之领导作风,坦荡开诚之处世态度,开创纯朴求实之一代校风。知人善任,重用有真才实学者。深入课堂勤听课,意在促进教师水平和教学效果。十分重视班主任工作,每周收集各班书面小结,逐一写批语,帮助分析问题,提出解决办法。对学生满怀亲子之情,和蔼如慈父。生活俭约清苦,家徒四壁,清风两袖。其外秉气度,内存涵养,懿行美德,山高水长。
    1958年秋,调任六安县政协副主席。广泛接触社会各界人士,工作艰苦细致,任劳任怨。关心解放前旧人员的政治学习和生活困难,注重文史资料的征集和古代典籍的保存,热心帮助解决民主党派工作和生活上的问题。
    1966年,“文革”伊始,即被诬为“牛鬼蛇神”,被打成叛徒、反革命,被罚清街道,扫厕所,不堪煎熬。对其遭遇百思不解,乃10月8日“一肩担尽古今愁”,抛妻别子,含冤辞世。


【字体: 】【打印文章
博聚网